我在 28 岁时攒了一笔钱

我在 28 岁时攒了一笔钱

“怎样才能多赚一点钱,同时又不像是在出卖时间”,这是我在 24 岁时偶遇的困扰,不过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提前到来的必然。
2016 年的春天,那时候刚工作满一年,也结束了一段筋疲力尽又让我身无分文的恋爱,一直到分手两个月之后才把欠各家银行的几万块陆陆续续还清。从 2016 到 2020,用了一些办法,花了不少时间,总算是存到人生的第一个 100 万。

赚的其实不算少,只是花掉的同样多

一个工作没多久的年轻人,固定的薪资无疑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
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国内的一家 D 轮创业公司做算法工程师,工作内容大概 50% 搜广推,30%自然语言处理,还有 20% 乱七八糟传统算法的工作。公司作息10-7-5,活并不算多。2016年那会儿差不多是 20k,公司大概能发 13 个月。还算热爱工作,也喜欢钻研问题,每年都能踩稳涨薪的节点冲 KPI,绩效也几乎都是拔尖,到 2019 年年底也几近翻倍(记不太清了,但那会儿我已经快要离开了)撇开公积金,从税前到手里,差不多要打上个八五折。粗略算下来四年拿到手里的应该能有 90w,看起来还算是一个比较喜人的数字。
可惜我没有办法只赚不花,以及当时我对自己日常需要花多少钱,以及它们都花在何处毫无概念。下决心开始记账这件事是在 2017 年春节刚发了年终奖想给爸妈换两个新 iPhone,却发现我卡里只有令人拘谨的两三万块钱时开始的。
算上旅行,以及电子产品折旧在内的所有开销,折算下来每个月要用大概 5k~6k,外加 6.5k 租了帝都东四环的一居室,所以最多的时候一年差不多要花掉接近 15 万。好在从 2017 年初开始记账后,诸多不合理花销都得到控制,四年算花出去 45 万吧。
于是刚才看起来还令人欣慰的数字,能存下的不过也就一半而已。赚的其实不算少,只是花掉的也很多多。诚然在租房和消费需求上都有更廉价的选择,但我终究还是是不愿意在通勤和居住体验上太勉强。
你大清自有国情在此,我小熊猫也有必须要花的钱。

抛了一次硬币,不满意,于是我又抛了一次

2017 年年末那会儿跟几个平时接外包的同事玩得比较熟。当时国内有不少二三四线传统行业小店铺的的转型需求,对小程序和比较复杂的一些微信公众号服务需求很大,那些同事接的外包也基本都是这些,有的只管后端,有的需要顺带套点前端模板。一般万把几千块,几天一两周基本就能做个差不多。
我眼馋过一段时间,甚至也有好几位同事主动邀请我加入。我思考后还是谢绝了,并非我不想要赚钱,只是觉得这样出卖时间显然是换不来自己想要的成长。在不掌握生产资料的情况下,这与卖血看起来并无二致。
偶然的机会来自一个线下的朋友,私交不算太熟,讨论过一些算法工程上的问题。问我是否愿意当枪手帮她的朋友做一份硕士毕设。
我犹豫了很久,一是过于灰色;二是我根本无法预估时间开销。毕竟私活还是要给本职工作让路,清闲时自然好说,碰到手忙脚乱时很可能顾此失彼。好处是论文的大体方向是我熟悉的表格数据和 NLP,可见范围内我应当还可以学到一些新东西,以及还有一笔相当可观的钱。
那么,到底是做还是不做呢?我抛了一次硬币,不满意,于是我又重新抛了一次……
工作内容需要包含开题大小论文,数据集,模型设计,差不多是全包,以及一些基础知识辅导来保证答辩。为期半年多,周末和晚上抽点时间做。果不其然是碰上了先前担心的和工作的冲突问题,好在早有计划,所有的私活的工作都是比预先设定好的 deadline 多提前完成一周,一周的缓冲时间足以让我喘口气。
这一单收入 3w,除了原来就在开题报告里面的 NLP 那部分外,还捋了差不多七八十篇多模态识别这种不太熟悉领域的论文,副产品收获是非常满意的。期间也得到了以前同事在接私活方面的大力帮助,包括如何签合同,如何定时间点收款,如何交付等等。
巧事儿有时候总是接二连三。当时刚做完这单就在某一次团建和同事随便聊起,她大喜过望顺势把我介绍给了她的学弟,于是又成一单。在答辩通过之后,这个小老弟请我吃饭,说能找到有责任心,有成功案例,有经验,能面对面交流的枪手无疑雪中送炭,是淘宝代写店家给不了的体验。如此靠着口口相传,便有了后面的第三单第四单。每单也都是三五万不等,富裕家庭给的多点,普通家庭给的少点,我也不太计较。这些硕士阶段的论文研究不会太深,以跨领域应用为先。那几年做过的包括:超分辨率重建,视频检索,多目视觉,姿态手势估计,活体检测,多模态推理,少数民族语言理解,知识图谱,机器翻译等等。都不太深,都是找一个新的领域尝试现成的(或者稍作改进的)STOA 方法。在我 Survey 型论文读得越来越多,对各个领域了解越来越深后,边际成本也在不断降低,能复用的思路和代码片段也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一起同时做三单,甚至花的精力比第一次接单的时候还要少。
没有统计过具体单数,收入差不多有 35w 的样子,这部分不用交税,纯转账。
这茬儿在我离开北京后就没有再继续了,一来包办毕设不同于传统的代考,免不了要在本地教学,保证金主们所有东西都明白,答辩也能通过,苏州的高校数量催生不了这样的需求;二来随着能复用的内容越来越多,边际成本也在降低,我能获得的职业成长和知识水平也在不断降低,再一次回到当年的老问题,我需要到哪里去寻找成长。

在钱堆里面凑热闹

2018 年前后,国内大大小小的人工智能厂商为了打广告和蹭热度如火如荼地举办了许多知名或不知名的比赛,奖金从百万到几万不等。虽说关注度高的比赛奖金丰厚,竞争激烈,不过很多小的细分赛道(多模态,少数民族语言)奖金同样可观,而且由于宣传不到位或者领域冷门,参赛人数往往不足几十人。难度不算高,赢过三四场,林林总总大约有 10w。

新生活的礼物

2020 年初从北京来到苏州,迎接新生活。给银行卡填满七位数最后的一笔钱是来微软互联网工程院签字费和两个月的工钱。

剩下一点思考

这段经历中掺杂了大量的机缘巧合。如果我当年加入的是一家工作忙到没有业余时间的公司,如果我当时的社交圈中没有人找我,如果我没有抛第二次硬币。但这些看似巧合的的背后其实也都有一些必然。
之中有许多小事都在考验着我的执行力和判断力。
100w 其实并不多,在很多城市也买不了几平米的地方,但对当时的我来说,却是一份亲手探索实践而获得的回报,其中的每一笔帐都有我的思考的印记。

本文在 Twitter Thread 基础上整理而成,原文略有删改。